Sunday, September 06, 2015

成就背後 . 都是耕耘

final paper 八月尾必要完成。矛盾地,這段時間過得很快也很慢。時間就是這樣一回事吧-- 回望時很快,辛苦時很慢。可paper 一日未交,心裡煩悶,但一旦交了,整個人又好像斷了線,很是失落。 總算應了「人生是充滿矛盾」這句話。

為治好這情緒低落症,我決定瘋狂煲劇,這是我開始這課程以來很hesitate 做的事,因為怕自己一開始就停不了,也就誤了功課進度。前幾日,享受了「什麼什麼什麼抗日戰爭紀念日」個名好鬼長的意外假期, 在家閑著無聊,高清台在播「步步驚心」,就這樣被吳奇隆飾演的四阿哥吸引了,即時上網找回這戲來煲,35集對日韓劇飯而言確是有點heavy,可仗著四爺的吸引力,一口氣就煲完了。

趁機也 search 了一下劇中人物的史實版本,雍正原來真的是個control freak且心狠手辣, 可勤政愛民倒是事實,終於工作過勞而死,執政只十三年。再search 吳奇隆,自小虎隊後,也沒有聽到他了(我沒有留意台灣娛樂新聞),原來自小虎隊後,他父親生意失敗破產,他就濫接工作,到了2001年,才把錢還完,回復自由身。當中經歷了很多辛酸,也因為他工作認真, 終於這幾年在國內市場算是有點成就。

女兒是kpop 天團Big Bang中 G-dragon(GD)飯,我作為媽媽為要了解女兒的喜好,也在網上search了他,13歲就開始練習生生活,一早去上學,一放學就去studio 觀看前輩們練習,等他們走了,自己才可練習,完了還要清潔完studio才走。GD 在隊中是作曲擔當,也是監製,音樂天份當然不可或缺,但他在當練習生時,社長要他每星期交三首歌,其實也離不開工多藝熟這道理。

有人問我:「你覺得我哪一方面有天份?」
亦有人問:「我做野好好,究竟機會幾時先來?」

我個人認為,這世上沒有多少個貝多芬莫札特畢加索,如神童般與生俱來的天份沒有多少人,其他人要幹出成就都要靠付出努力,一步一步去改進自己,成果被人留意到,機會自會隨之來。

我不相信懷才不遇。

Tuesday, July 21, 2015

黑社會 . 杜SIR

 
因為忍唔住笑, 所以忍唔住要re-post!
真係想像唔到劉青雲講果句"i now repeat in english"!
(柒到呢..........)

Tuesday, June 09, 2015

文章轉載

轉載: 從「堅離地」政改到「離地」政治

//港式的「現實政治」,就是指僅以短期可見的利益作為行動和決策的原則,完全不必考慮倫理道德、價值願景。筆者過去曾指出,中港政權建制的「別無可能」、「面對現實」論,與排外本土所高舉的「現實政治」觀,其實是在互相強化,嘗試消滅任何不願墮入俗套的政治想像和實踐。
......在當代香港,「現實政治」盡佔上風,嘗試扣連理想願景的政治,則缺乏生長的土壤,原因有很多,包括殖民歷史的遺產、不民主欠開放的政治制度安排、社會/經濟/文化資源的兩極分化,這些都會壓抑民眾的政治想像和願景,強化俯首認命的心態。//

曾經有一位我很佩服的講師說: 一個MICRO 既人係唔會明白乜野係MARCO, 因為佢地從來未行出過佢間房, 係無辦法理解到任何佢間房以外既野, 你要佢睇到你睇到既野 (vision), 你係要帶佢行出果間房先得.

Monday, June 01, 2015

袋一世 . confirmed!

 
唔該哂!
(三位阿伯可以返入去煲煙喇)

 香港七百萬市民, 清晰吧?

Wednesday, May 27, 2015

袋住先 . N個無奈



區家麟: 原來政改是一場測試.
是因為阿爺的權威是「不能撼動」.

劉兆佳: 普選結果只提供「 參考材料」.
終於有人講真說話.

民建聯民調:六成二人支持政改
很能夠反映現實,  果六成人, 唔該再一次睇清楚諗清楚!

屈穎妍:香港出現民主霸權
若果真係出現左就好啦!

劉展灝:普選方案通過後可優化
你乜水呀?
(註: 香港工業總會主席)

張榮順:政改方案無修改空間
又乜水呀?
(註: 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)

劉夢熊: 投錯票箱 信錯老梁
阿爺既英犬你都好信?
:
:
:
:
:
(可以數到天光!)

伸讀:
袋住先的魔鬼博弈
原來政改是一場測試

Tuesday, May 19, 2015

Let's . de-china!


《大時代》又在這個股市牛三的時期重播, 真的不知攞鏡定贈興. 信報因此專訪了回流香港的邵仲衡. 文章有很多INSIGHT, 全文大家可慢慢細讀.

亮點: De-China (見節錄)
阿爺供貨的慢性毒品是為要溫水煮蛙, 令香港人stay 在comfort zone 而不自知 (現在還要我們感謝阿爺聖恩, 萬歲萬歲萬萬歲!) ,  因為阿爺 has a dream: 香港終有一日就會成為了深圳, 又或者可以說成深圳要超越香港! 一國兩制只是PR 技倆, 實際上要香港沉淪毒海, 不進則退, 退至一日跟深圳睇齊. 當然阿爺不知道自己只是暴發戶一名, 與西方國家比較還是 not yet civilized, 法治制度之一塌糊塗, 令外國商人毛骨悚然. 而香港, 不要沉醉於糖衣毒藥, 不要依賴阿爺或打算靠政府, 堅守核心價值從而帶來的優勢更有意思.

//David看到很多內地人開始醒覺,2012年回香港卻看到愛國政黨搏命維穩洗腦,「大陸人都不相信那套,都知道一直被灌輸的是假的,你們反過來要香港人瞓覺?」他不諱言是不少激進人士口中的「左膠」,「我當然想中國好,唔通想日本好、美國好啊?英國佬當年留下一套完善的制度,這些都是香港這個金融中心備受推崇的原因。」
日前社科院說深圳的競爭力已超越香港,David覺得「得啖笑」,「阿爺更需要一國兩制。你想他們這麼多年來打造過多少個金融中心、高新開發區?長三角、珠三角、前海?其實都是想製造另一個香港,但咁多年都做唔到,你估𠵱家得咩?香港是因為全世界信我們,為何信我們?不是因為我們是香港人,或者會講英文,而是那套制度啊!」
他形容背靠祖國是次要,香港的制度和港人的原則最重要。「我們背靠祖國的確有好處,但那只是風,香港本身才是柴火;有柴火有風才燒得旺盛,如果不供應風,或沒有柴,遲早會熄滅的。」香港官員是最早拿走柴火的人,從董建華時代已經否定香港而投向內地懷抱,結果內地其他省份覺得阿爺偏幫香港,港人則無端端被當成「二世祖」。//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015年5月18日 信報

迎接後大時代 邵仲衡做香港人2.0

電視重播《大時代》,股市也重現大時代,丁家、方家一眾演員接受訪問講到氣咳,飾演丁孝蟹的邵仲衡(David)也接受了逾三十個專訪。香港人愛八卦,什麼情史、電視黑暗史講到悶,其實David是在內地打滾三十年的中國通,他覺得香港已經進入後大時代,港人要勇於「speak up」的同時,也要upgrade至港人2.0,對中港矛盾不要歇斯底里,面對轉變則要謹守原則、底線。
1994年,David與無綫電視分手,一邊在新加坡、台灣、亞洲電視拍劇,一邊開始在內地做越野車生意,2008年更全身北上發展。「我住華東,剛好是空氣最差的地方,上街感覺腌眼,一天起床覺得身體受不了。」於是他把生意交給夥計,自己跑回香港,「我同佢哋講有好嘢唔使預我,有嘢搞唔掂,我幫到就幫!」孝蟹招牌all-back頭不見了,但說話還是大佬孝的語氣。
留低生意固然是好大佬,加些警惕話更是有情義。「我臨返來時,叫佢哋醒定啲,香港是小魚塘,東南亞像條河,上面是一片汪洋。有啲嘢要去就去,要停就要停,唔可以淨係識得去。好多香港的方式與上面是兩回事,上面的人飲飲食食,醉生夢死,你愛音樂、電影、運動都好,一定要自己調節。」他十幾歲回大陸做裝修生意,後來北上拍戲,又做了那麼多年生意,自是看得明白。
「我是香港這條腸生出來的,很多東西我們知道不能做,但上面卻偏偏是常態,不做不行。於是,我們會覺得很難適應,心理壓力很大。比如我們這些做服務行業的,看到很多外企只懂得去馬,結果不是罰很多錢,就是留一條尾巴,賺到的錢走唔到,例子很多。」德國西門子醫療在內地被指行賄就是明證;內地多潛規則,你不跟無法合作,一跟卻又留下把柄;跟就死慢點,不跟死快點。

看透國情
他從央視主持人畢福劍批評毛澤東後遭殃,談到內地的激素雞問題,再談到醫院亂吊鹽水的情況,對國情清楚得不得了。他自己也有親身經歷,「那次我咳嗽,他們想給我打吊針,卻連裏面是什麼也不清楚。上面空氣差當然咳嗽,全世界咳嗽都吃藥,我當然不讓他打。有的小孩更慘,醫生找不到靜脈,竟然插在額頭上!」
香港官員都說要鼓勵年輕人北上,多了解國情開創一片新天地,David雙眼着火:「他們自己都不懂上面實況,只是執行政治任務。自己都把子女送去外國,你唔好同香港人講呢啲啦!講出來都被人笑,人唔笑狗都吠啦!做人呢,有啲廉恥好,大家都心知肚明的,不能為十幾二十萬人工,走去害人的!」香港官員北上考察都是官方安排,哪裏能真正了解國情?
David繼續說:「你……一定有報應㗎!我見唔少啊!世界圓㗎!你呢度拿一忽,唔知幾時,失驚無神被人拿走一忽,永遠都係咁。」記者馬上想起某人,他說:「大家心知肚明啦!比如林鄭,你兒女都在外國讀書,你你你,叫人袋住先?吓!你係咪有啲問題呢?有啲嘢,要諗一諗囉!有啲嘢做唔出真係咪做!內地雖然無神論,但現在的人都開始敬怕鬼神……」
David看到很多內地人開始醒覺,2012年回香港卻看到愛國政黨搏命維穩洗腦,「大陸人都不相信那套,都知道一直被灌輸的是假的,你們反過來要香港人瞓覺?」他不諱言是不少激進人士口中的「左膠」,「我當然想中國好,唔通想日本好、美國好啊?英國佬當年留下一套完善的制度,這些都是香港這個金融中心備受推崇的原因。」
日前社科院說深圳的競爭力已超越香港,David覺得「得啖笑」,「阿爺更需要一國兩制。你想他們這麼多年來打造過多少個金融中心、高新開發區?長三角、珠三角、前海?其實都是想製造另一個香港,但咁多年都做唔到,你估𠵱家得咩?香港是因為全世界信我們,為何信我們?不是因為我們是香港人,或者會講英文,而是那套制度啊!」
他形容背靠祖國是次要,香港的制度和港人的原則最重要。「我們背靠祖國的確有好處,但那只是風,香港本身才是柴火;有柴火有風才燒得旺盛,如果不供應風,或沒有柴,遲早會熄滅的。」香港官員是最早拿走柴火的人,從董建華時代已經否定香港而投向內地懷抱,結果內地其他省份覺得阿爺偏幫香港,港人則無端端被當成「二世祖」。

狠批高官
David也覺得香港官員不懂得內地官場之道,「所有省市甚至直轄市,官員都是中央講一套自己做一套。我們卻遇上個擦鞋仔,亂X咁嚟,不懂得fine-tune,像個橫衝直撞的爛頭卒。」他繼續說:「唔講邊個啦!某人B,只是當年上去講talk,當時沒人願意北上,阿爺又覺得他肯貢獻祖國,又高高大大,然後就扶搖直上啦!」
全港都在說大時代,David就說香港在1997年後就是大時代,現在則是後大時代,香港人此時此刻要升級做港人2.0。「我們要記住自己是香港人,不要忘記是怎樣走到今天的成就,我都五十歲啦!唔怕講,頂多去英國、美國,但年輕人卻不行,所以他們要走出來發聲!」不過,近年的中港矛盾卻有點過火,David希望香港人不要太緊張。
「我們不用太歇斯底里的,他(中央)有他說,我們有我們做。他哪來那麼多時間管你?西藏、新疆呢?就是廣東省已經天天有雨傘革命,動刀動槍的,規模比香港大。所以呢?不要樣樣企到硬,他管不到的,也不懂得如何去管。我們香港人要明白,他們根本沒有這樣的知識、能力、時間去管。」
「香港回歸就進入大時代,現在則是後大時代,我們不要紮行馬,好似上次佔中,他們說清場,何不開個party就走?係要鬥撐?全世界都看到我們的運動,身為香港人實在叨光不少。其實就好像我們小時候,爺爺、嫲嫲說什麼,誰不是哦哦哦的?然後偷偷去做?最多被發現的時候打幾吓屁股而已。」香港人向來醒目、識走位,面對死局還原基本步就行。

股海回頭
對於時下年輕人和投身股海的人,他勸大家要腳踏實地,「按自己的心去做事。當別人說你,不要去怪別人,而是想想別人的話。以前媽媽教我們什麼都不要說,現在要換過來什麼都要說;以前說不要怕去做就行,現在則要想有哪些是不能做的,愈多自己不能做的,你就會輸少一些。現在是大數據的時代,投資變成炒賣,最後成了投機。」
David也曾經埋首股海,每早九點鐘就開工,「很多香港人以為很醒,其實戇居,個市被你估到,就唔叫莊啦!你為何一定輸?因為你敢輸不敢贏,升一點就放,蝕了就長揸,拉長來計你點會贏?我有七、八年很沉迷的,但有一天起床,突然就失去興趣。」他很多時候都是一覺醒來就大徹大悟,最近從內地回香港也是,如今做回一個地地道道的香港人。
「上面跑步都不行,怕個肺有問題。我現在天天做運動,一回來就能拍電影,後來《大時代》重播,演出的機會更多了,上個禮拜才做完真人騷。我想不到現在才不用為口奔波,真真正正享受演戲的樂趣。所以做人說不準的,有的人刻意安排這輩子都得不到,有的卻失驚無神要什麼有什麼。」
大佬孝,能否借點運給香港?

Wednesday, May 06, 2015

香港 . 究竟可以點?

//很多人說,內地無可能接受一個它管治的地方不完全受控制,因此不可能接受真普選,爭取真普選等於有意觸怒內地。也有人認為,能夠令內地放心,讓香港人早日有真普選,最佳方法是不要跟內地對着幹,讓內地慢慢建立對香港的信心,有朝一日,內地或會降低參選門檻。我以前也是這樣想,是很久以前。//
- source from 蔡東豪專欄:商界應該支持真普選

這是2013年5月20日蔡東豪在蘋果的文章, 是寫於戴耀廷提出佔中, 蔡氏表示支持的時候, 這篇正是解釋他支持的原因, 建議大家讀讀.

幾年前的文章, 節錄的部份給我留下很深刻印象, 因為我當時也有這個疑惑, 香港究竟可以點? 中央是否真有一日會因為香港人表現得很乖巧聽話而放心, 香港人越抗爭就拒離普選越遠? 在我公司和行家的群體, 有很大部分是持乖巧聽話這方, 再加上他們怕香港會亂 (=造成營商環境不穩定), 所以一般都不贊成抗爭, 亦認為香港現在"全靠阿爺". 佔中期間, 更覺得學生太天真, 被戴耀廷佔中三子利用云云. 雨傘運動之後, 講真我再沒有疑惑, 因為一切出現在眼前的已經清晰到無可再清晰.

前幾日, 張小姐一句KO陳茂波:「你太太中央幫你娶,得唔得?」今日中央與香港, 就好像封建時代中國的父母與子女的矛盾-----

結婚是父母之命, 盲婚啞嫁是正常, 自由戀愛是萬惡, 弄至兒子女兒離家出走有, 投河自盡又有, 就是因為子女未夠乖, 所以封建父母不讓他們自由地去找相愛的人結婚? 當然不是, 這是因為當時思想(mindset) 未夠開放罷了! 再講自由戀愛是完美嗎? 封建父母在棺材裡都要跳出來質問現代人: 俾你自己揀, 但離婚率比盲婚啞嫁高咁多?

let me paraphase this:
特首是中央任命, 假普選是正常, 真民主是萬惡, 弄至市民學生示威遊行有, 佔中旺銅又有, 就是因為香港人未夠乖, 所以中央不讓他們自由地去選特首? 當然不是, 這是因為現時思想(mindset) 未夠開放罷了! 再講自由民主是完美嗎? 中央在G8鋒會都會來質問美國佬: 俾你自己選總統, 但負債率比我地共產黨高咁多?

盲婚啞嫁要經歷多少個封建家庭的子女離家出走投河自盡, 才得來父母們接受自己戀愛? 香港人要的真普選, 又要經歷多久的各種形式的抗爭才可令中央 open their mind? no one knows, 所以學生有學生去做(他們有年青的本錢), C9 如我又用自己能用的資源做, 阿伯在維園又用他的方式做, 也懶理它是否有外國勢力或者其他 conspiracy........ 另民主可以解決香港這個困局嗎? 當然不是即時見效的止痛藥 (原因蔡氏文章已錄), 但總好過阿爺長期供貨的慢性毒藥(什麼自由行滬港通...) , 等大家毒引深了, 唔食唔得你地還不乖乖地聽話?